那沙弥已经被人扛着去厢房了,随行的有夜凌寻从京城带来的大夫,夜凌寻挥了挥手:“去看看什么情况。”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都在等着。

半个时辰之后,大夫匆匆的奔了出来,道:“那沙弥就是被滚烫的开水给烫的,眼下用了烫伤的膏药,但是……但是怕是救不回来,伤太重了啊。”

“尽力救。”

夜凌寻下了命令,大夫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冲进去了。

外头的人都不敢说话。

夜凌寻小声的问凤思吾:“到底怎么回事?”

凤思吾言简意赅的道:“他自找的,今天张荣基来了,这人我不认识,但是听说来了就打听我,我觉得不正常。

我暗中让人打听了下,张夫人与小娘关系不错,我就觉得,这张荣基这个时候过来,还打听我,肯定是跟我小娘有关。

按着她们的智商,弄不死我的,只能往身败名裂这一个方向折腾,往这个方向就只能给我按一个男人通情的罪名,套路我都熟悉了。

因为他们对我没法下药,那这样的话,必定有人偷我的贴身之物去做所谓的证据,所以我就在我最显眼的玉佩上做了点点手脚。”

夜凌寻倒是听着来劲儿了:“什么手脚?”

凤思吾缓缓的道:“哦,也没什么,我在玉佩上刻了一小行字,说厨房有金子,是用梵文写的,这万福寺,我看他们沙弥念得经文那都是正统的梵文,所以应该都是懂一些梵文的。

我再让海棠去假装提醒他一下,如果他贪心,那就有可能去一趟,厨房那里我让丁香她们偷偷布置了下,有一过滚烫的热水等着他呢,这就中招了呗。”

夜凌寻不得不佩服凤思吾,这女人什么都算的这么精准!

这样的人实在是可怕,但为什么他莫名其妙的觉得还有几分欣赏……

真是疯了!

“你是让他们的计划夭折了。”

夜凌寻勾唇道,“可搞不好还有别的招儿等你。”

凤思吾轻蔑的道:“他们找事儿,我也不会闲着。”

时间慢慢的过去,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大夫再次出来了。

“什么情况?”

永平大师急切的问道。

大夫摇摇头:“伤的太重,死了,可……可方才在他身上还发现了一封信……”

说着,大夫将信递了过来。

夜凌寻打开只看了一眼,怒的直接将信砸到二夫人的脸上:“放肆!你堂堂将军夫人!竟敢卖国求荣!”

这罪名就大了啊!

二夫人浑身一颤:“这……”

张夫人稍微镇定些,赶紧把信接过来看了一眼。

里头写的是二夫人怎么诋毁大顺,赞美大厉的话,署名还写着二夫人的闺名。

张夫人像是握着烫手的山芋似的赶紧丢开那封信,拽着张荣基退后,小声道:“此事咱们还是不要掺和,这趟浑水可不简单啊!”

张荣基急了:“那凤思吾她……娘!你不是说好了,她马上就要身败名裂,然后能给我尝尝鲜的吗!现在计划都还没开始,就要……”

“你不看看刚才那个沙弥都成什么样子了!你是不是也想死!走,赶紧走!”

张夫人拽着张荣基转头就要走。

凤思吾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叫住张夫人:“诶,张夫人,你等等,我看着这信上好像也提到你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