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凌寻面无表情的道:“送匿名信来的人只是将信件丢在寺庙门口就走了,是永平大师捡到觉得事关重大才差人拿来给本王的。”

“哦,那就是不知道那诬告的人是谁了?那也没什么,很快就有答案了。”

凤思吾挑了挑眉,一副尽在掌握的模样。

夜凌寻眼神微微一动刚要说话,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的骚乱。

众人一愣,纷纷起身出去了。

刚才偷玉佩的沙弥不知道怎么的在地上打滚,浑身上下都是水泡,疼的尖叫,模样十分吓人。

见状,众人纷纷的后退。

凤思吾勾了勾唇,夜凌寻趁着一堆人都挤过去看那沙弥到底什么情况的时候,小声的问道:“是你干的?”

“差不多吧,不过他自己活该而已。”

凤思吾抱着肩膀欣赏着。

夜凌寻深深的看她一眼,没吭声。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夫人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他们计划中的那个男人吗!

他们的计划还没开始,怎么这人就成这样了?

凤芊芊眼尖,看到那沙弥旁边掉落了一个玉佩,她赶紧上前将玉佩捡起:“这不是凌王妃的玉佩吗,难道就是这沙弥和凌王妃有一腿儿吗?”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凤思吾不耐烦的指了指:“本王妃向来不戴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还是看看上面有没有刻字吧,搞不好是别人的呢。”

见凤思吾还在狡辩,凤芊芊立即低头查看玉佩,根本不管那个沙弥在耳边惨叫,谁知道她一看,整个人都震住了,上面刻着的不正是她凤芊芊三个字吗!

“这,这怎么……”

凤芊芊瞪圆了眼睛,吓得直接将手里的玉佩丢在地上。

凤思吾走上前将玉佩捡起来看了一眼,顺手递给夜凌寻:“喏,是凤芊芊的玉佩,可不是我的,就算有什么,那也是凤芊芊的事。”

“你,你胡说!怎么就是我的事了,你……”

凤芊芊气的跺了跺脚,扬手一个耳光就要甩过来。

夜凌寻眉头一蹙,下意识的抬手挡住了凤芊芊,冷声提醒:“放肆!”

“芊芊也是太着急了而已,毕竟这事事关女儿家的名声……”

二夫人赶紧过来把凤芊芊拽到身后。

夜凌寻丝毫不给面子:“她还有什么名声,她之前在将军府不是和一个傻子抱在一起了吗,这是人人都看到的事,还不成亲吗?”

“……”

“……”

二夫人和凤芊芊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劈了似的。

该死的!

夜凌寻又提那件事!

在场不少人都纷纷朝凤芊芊看了过来,指指点点的。

凤芊芊恨不得要钻到地缝里去。

张荣基这会儿站出来了:“王爷,王妃,咱们这会儿还是先把这沙弥的事弄清楚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