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一道呼喊,将宗政御的话语打断。

是跟着慕安安一同做67T实验的研究生,急忙忙冲过来找慕安安,“慕教授,病人恢复意识了。”

慕安安一听到这句话,立马从宗政御身上起来,“你再说一遍,哪个病人有意识?”

“宗政承允!”研究生喊出名字。

慕安安没多做停留,直接朝宗政承允单独病房走去。

同样的玻璃房内。

宗政承允坐在床上,双手撑着大腿地上,脸上表情很淡,垂眸,整个人处于一种很平静的状态。

明显与平日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慕安安走上前,轻敲了下玻璃。

原本垂眸的男人缓慢抬头,隔着玻璃跟慕安安对视上,那双眼睛里是有神智的。

不像之前那样,毫无生气。

慕安安心里一紧。

一旁的研究生说道,“从您让人安排放在病人身上的粉饼开始,病人失去理智发疯的状态便一点一点减少。”

“之所以发现病人有神智,是早上我们过来例行公事般检查研究,发现病人眼神有点不对劲,所以初步判断是恢复了神智。”

“安排一下,我要进去跟他见面。”慕安安跟宗政承允对视时,直接说道。

研究生却觉得不妥当,“慕教授,虽然说我们判定病人恢复了神智,可病人有感染风险,随时会发疯,如若进去碰面,恐怕不妥当。”

“安排好。”慕安安没过多听研究生的意见。

研究生想再劝阻,可是慕安安态度强硬,研究生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下去安排。

慕安安穿了防护服进去的。

宗政承允坐在床上,面对慕安安走了进来,他也没有过多的表情状态。

直到慕安安拉过椅子,在他面前坐下的时候,宗政承允才缓缓抬头,说了一句,“你不应该进来的。”

“为什么不应该?”

“我现在的状态并不稳定,而且67T感染源你们还没确定,也许是呼吸,也许是触碰,或者是伤口接触,都有可能,你这样做很危险。”

“我基本已经确定,不会从呼吸感染。”慕安安说,“以伤口感染的可能性很大。”

宗政承允看着慕安安。

慕安安继续说,“我特意去调查过,你在感染之前,不下心被破碎的研究器皿划破了伤口,所以才逐渐出现感染的状态,包括地区的一些病人,多多少少,在感染之前,都会有小伤口破裂的情况。”

“这是很小的细节,一般人都会忽略掉,而且不愿意费工夫在这上面。”宗政承允笑着说道。

看着慕安安的眼神里,夹带着欣赏。

“所以,感染源既然已经确定,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慕安安说道,同时又解释,“穿着防护服进来,纯粹是有个人不放心,我要是不穿,他不会让我进来。”

慕安安说时,宗政承允便抬头朝玻璃房看了一眼。

宗政御就在外面。

脸黑沉的特别厉害。

盯着慕安安的背影,明显很担心。

宗政承允看着轻笑了一声。

“老师。”慕安安突然喊了一声。

宗政承允很诧异。

慕安安说,“我记得你带过我一段时间,即便那次的实验不成功,但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所以,老师,你要见师娘吗?”

慕安安一席话,让宗政承允表情瞬僵。

_

还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