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难过的。”慕安安如实说,“即便是演戏,在那么一刻我也会难过。但是,只是一刻而已,我记得我们各自的目的,也在这一刻,感受到你对我的在乎,这已经够了。”

成年人,不能事事求完美,什么都要。

慕安安清楚,现在两个人必须要演这场戏,就要放下小女生那些不该在这个时候产生的委屈感。

“而且。”

慕安安提到这个,挣扎从宗政御怀抱起来,捧着他的脸吻了吻宗政御,“你不能因为心疼我,就不下狠手,你这样卓然夫人会不相信的。”

“那样你会委屈。”

“我说了,你会哄我,所以受点委屈就不是委屈了。”

委屈是因为没人哄。

可是有人哄,所有的委屈跟小脾气,都不算什么。

宗政御只是轻笑,整理着慕安安的头发,“有时候我会很羡慕自己。”

“羡慕什么?”

“我家姑娘又懂事又乖巧还这么爱我,别人都没有,只有我有。”

慕安安本来一脸莫名,结果听着宗政御说的这些甜言蜜语,脸上的笑容就开始扩散起来。

笑的特别甜。

她记得,她跟宗政御说过,羡慕他有这么可爱的她。

现在听七爷亲口这样说,心里还是很甜的。

“是的呢,我也羡慕你呢。”慕安安甜甜的接了话,重新投入宗政御的怀抱里。

宗政御抱着小姑娘。

“还有一件事。”七爷道。

“嗯,你说。”

“关于那位乔西与卓然夫人的DNA已经送到医院去检验。”宗政御说,“顾书卿在那边有人,结果估计需要等晚上就会出来。”

“你说,卓然夫人会动手脚吗?”慕安安问。

之前觉得不论怎样,卓然夫人都会让这个DNA变成真的。

她和乔西一定是母女关系。

可是看到现在,慕安安又犹豫了。

因为如果说,卓然夫人跟乔西公主不是母女关系,那么这样的结果,对老国王是非常打击的。

可以说,老国王对乔西公主希望这么大,如果知道是假的,会直接走也说不定。

而宗政御之前让慕安安亲自告诉老国王找到乔西公主一事,不仅是希望给老国王希望。

还有一点是,宗政御猜到,慕安安如果不去告知老国王,卓然夫人就会想办法告知老国王。

与其将节奏掌握在对方手里,不如自己掌握节奏。

所以现在慕安安也拿捏不准。

宗政御直道,“DNA送往检测的那家医院有卓然夫人的人,同时还有顾书卿的人。”

“你的意思是,DNA的结果,我们说了算?”

“可以这么说。”

“那你打算时真实结果,还是故意给老国王一个虚假的念想?”

“这个需要看卓然夫人怎么动手。”

“不是我们自己可以掌控吗?”

慕安安有点被绕进去了。

宗政御轻笑着解释,“那是因为,我需要了解清楚卓然夫人到底是要给出什么样的结果,才能推测出她的下一步……”

“慕教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