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陆峰开始专心搞通讯,刚开始其他企业还觉得陆峰不可能彻底放手不管,过完年后陆峰在传呼机领域内腾云驾雾,折腾的格外忘我,众人一看他根本无暇抽身,这不就是机会来了嘛?

过完年后,创维、康佳、tcl三家坐在一块吃了一顿饭,三家在海外市场预计能够盈利千八百万的样子,今年能活下去,可能拼杀到最后,拼的就是这千八百万。

长虹体量太过庞大,而且是国企,不好针对性出手,那就逮住威普达打,年后三家纷纷推出一款对标威普达电视的产品,价格差不多,尺寸也一样,只要威普达做优惠活动,立马跳出来一家价格更低。

电子行业内,你要是振臂一呼说搞研发没几个人搭理你,可是你大喊一声收拾陆峰,绝对是全员出动,而且自带吃喝去干架。

其他企业并没有通过话,但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达成了默契,整个三月份,威普达一个礼拜挨七顿胖揍,气的朱立东甚至在公开场合直接骂脏话,骂大街的那股劲儿堪比陆峰。

最后实在气不过,直接让法务把这些企业全告了,告他们恶性竞争,官司现在还在打着呢,不过朱立东也清楚,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调解,要不然就是一家赔个十万八万意思意思完事儿。

会议室内,朱立东坐在那有些拘谨,其他人互相嘀咕着今天这个会议要讨论什么,几分钟后会议室大门被推开,陆峰走了进来,众人纷纷起身客气道:“陆总好。”

“好好好,都坐吧!”陆峰走到位置上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随口说道:“今天这个会很简单,前段时间不是吩咐你们在门店上腾开一个柜台嘛?怎么样了?”

“陆总,现在我们的产品不少,大柜台的话,真的腾不开,不过还是能腾开个小柜台,现在店面最大的柜台就是佳讯传呼机,也是我们主打的嘛。”一个负责人朝着陆峰道:“像是乡镇、县里面,包括三四线城市,都腾不开柜台,规模都小。”

“柜台腾的差不多就行,关键是库房,要多腾出来,这个没问题吧?”陆峰朝着几人问道。

“这个应该没问题,我们库房还是比较多的。”

陆峰高兴起来,神色间带着几分狡黠,就连那洁白的牙齿好像都在发光,朱立东本能的感觉他又在给谁挖坑,可是他现在没心思关心那些,因为自己可能要被陆峰给活埋了。

“陆...陆总,我跟您反应个事情。”朱立东局促不安道。

“怎么了?这个事情你去跟进一下,当个事儿办,知道嘛?”陆峰朝着朱立东吩咐道。

“是是是,我亲自跟进。”朱立东连连点头道。

“啥事儿啊?”陆峰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朱立东知道,现在是说的时候,错过了他开心的时候,那就真的不知道要等啥时候了。

“三月份威普达的销量出来了,相比较预期是让人感到诧异的,但是我认为后市让人值得期待,就是爆发力不足,市场情绪不高。”朱立东尽量让自己委婉一点,说道:“人们一直说市场是最好的老师,这段时间我们也确实是学到了不少,是有成长的。”

陆峰越听越不对劲儿,眉头暗皱,看向他道:“怎么个意思啊?你不是跟我说三月份销量不行,有一个大型的营销活动嘛,怎么样?”

那几个销售渠道负责人互相看了一眼,威普达的销量他们心里清楚,立马明白不能继续待着了,为首一人咳嗽了一声,开口道:“陆总,那没什么事儿,我先去整理一下相关资料,通知各区域的门店腾柜台。”

“没啥事儿了。”

“陆总,我也去忙了。”

几人疾步匆匆的走了出去,朱立东心里暗骂负责销售渠道这几个王八蛋,一点担当都没有,他想回头算账,可是这些人不完全归他管。

“这是三月份的销售数据,已经出来了。”朱立东硬着头皮把报表递了过去。

陆峰看完之后脸都黑了,三月份是淡季,威普达全系列电视机销量二十四万台,平均单日连一万台都没破。

“预期让人诧异?后市值得期待?市场情绪不高?市场是老师?老师这么针对你的嘛?啊!朱立东!”陆峰把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摔喝道:“你上课去外面站着了?这个成绩你觉得合适嘛?怎么?你要给我表演一个触底反弹是不是?”

朱立东站起身低着头一言不发,整个人就像是小学生似的。

“淡季也说不过去吧,上个月在营销方面还砸进去六百万,六百万给我打水漂玩?”陆峰用手指着朱立东骂道:“你个败家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