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峰每次见多多基本上都是吃喝玩乐一条龙,当然他也知道,这么惯着一个孩子,会让她的人生跑偏的,这一次专门问了一下学习情况。

多多这孩子脑瓜子是真聪明,只可惜不用在学习上,她的学成绩在整个年级里算是中上水平,可是她考试总是能考年级前十。

按照老师跟陆峰说的,这孩子就是个人精,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方面格外精通,不仅是班里的老师,就连其他班的老师她都认识。

因为在学校里卖各种东西,她认识的人多,每到考试前就动用自己的小关系去探索卷子可能考什么。

老师说,她在人际关系这方面用的心思可比读书多太多了。

陆峰也说过她,可是人的性格是天生的,本性难移嘛,也只能任由她去了。

朱立东确定陆峰要管威普达的事儿,顿时腰板就硬了起来,前段时间他给创维的黄鸿升、TCL的李东升都打过电话,可是市场上已经分出胜负,人家根本不鸟他。

这回朱立东可打算好好耀武扬威一番,把这段时间憋着的怨气一吐为快。

电话接通后,李东升接起电话道:“哪位?”

“你听我是谁?”朱立东冷哼道:“李总,我们俩可好久没聊过了啊!”

“哈哈哈哈,朱总啊,怎么了?又想跟我聊聊啊?”李东升靠在椅子上,话语间满是戏谑,前段时间俩人打电话,他可在电话里没少气朱立东,开口道:“这两天销量也不好吧?我都跟你说了,现在大环境不好,没有什么淡季旺季的。”

“没什么淡季旺季,你们卖的那么好?李总,我打电话就是想跟你说一事儿,威普达上个月销量不好,这件事儿陆总已经知道了,陆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朱立东沉声道。

李东升听到这话也是一愣,沉吟了一会儿道:“陆峰知道又怎么样?不说他现在忙着弄通讯,就算是回来亲自操刀,能改变什么?现在是1994年,不是1993了,时代变了,懂吗?外资品牌都是遍地尸骨,他一个陆峰能改变的了什么?”

“李总硬气了啊,去年被揍的满地找牙,也不知道是谁?既然你敢这么挑衅,那么我可就跟他说了。”朱立东一副不怕事儿大的样子。

“尽管说,我倒要看看他能怎么着,我还有个会,挂了!”李东升说完把电话挂断了。

朱立东放下电话,旁边的助理忍不住问道:“朱总,这个事情告诉他,好像没什么用吧?”

“我就是吓唬吓唬他。”朱立东有几分底气不足道。

因为他知道现在市场上是什么情况,这样的局面,真的是神仙来了也没招啊,他唯一期盼的就是,陆峰身上会有奇迹发生。

次日,晨会过后,陆峰的第一个会议就是跟威普达的高管开,会议室内众人正襟危坐,氛围有些压抑。

“现在市场什么情况?介绍一下,难点和痛点在哪儿?”陆峰靠在椅子上问道。

“陆总,您好,我是负责威普达市场的总监,安冬青,这也是我第一次跟您汇报工作,心情特别的激动。”

“停停停!”陆峰看着这个身高有一米八,体重估计最多一百三的男子,开口道:“别扯没用的,直接说问题。”

“好的,陆总。”他看上去有几分紧张,深吸了一口气道:“今年的情况跟去年很不一样,由于产业链的健全,以及配套商的规范化,各大厂商在今年已经完成了下游产业链资源的整合,形成了规模化、批量生产,所以成本价格降低百分之二十五。”

“所以开年后,各类型的电视机迅速开启了价格战,长虹最先降价,其中三十七英寸的大彩电直接降价五百元,平均降价三百元。”

“目前,各大企业对于竞争对手的成本价都是了如指掌的,因为产业链的价格是明的,所以大家都锁定着最后的利润点,拼杀到最后,拼的就是运输成本,也就是出厂后成本。”

“现在我们在苏州、浙江两地的市场占有率是最高的,因为运输成本低,对手企业因为运输过来成本高,所以熬不住。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就是各大厂商运输成本最低的控制区域,例如康佳、TCL、创维这三家,牢牢把控着广州、福建、广西、湖南等身份市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