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英武看出了这些人眼中的疑惑,但他却不便把林辰的本事介绍给大家。

一来林辰没有参加过任何比武活动,说出来怕人们不相信;二来如果大家追根刨底的话,难免要把他们以前交手的事讲出来,这对他本人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据他了解,林辰在武术界之中并没有都没有任何正式头衔,因此如何向这些人介绍林辰,也成了令刘英武颇费思量的事情。

无奈之下,他只好向主席台上的一群贵宾介绍道:“各位,这是我的朋友林辰先生,他也是一位武术爱好者,而且身手非常不错,是我特意请他来观摩这场比赛的。”

贵宾们听了他的介绍后,虽然脸上堆笑地说着些客套话,但那眼光却明显地不把林辰放在眼里。

站在前面有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身材魁梧,相貌威武,刘英武向林辰介绍这个中年人说道:“这是本城虎威武馆的馆主杨飞雄。”

林辰知道这家虎威武馆,它矗立在三江市区最繁华的地段,任何一位沿市区主干线行驶的驾车人,都能看到这家武馆楼顶高大的“虎威武馆”四字。

尤其在夜晚的时候,十几里外都能看到这四个巨大红色发光字体。

杨飞雄伸出手来跟林辰握手,林辰感到有一股充沛的内力传来。

若是换成一般的练武者,肯定会感到手掌如被铁钳夹住,痛得大喊大叫。

林辰皱了皱眉,觉得这个杨飞雄太不识趣了,一点也不给东道主刘英武面子。

要是刘英武看重的客人被他夹得喊叫起来,那么他必定会落入非常尴尬的境地。

想到这里,林辰便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随即使出了三成内力来回敬。

顿时只见原本意气风发的杨飞雄顿时痛得龇牙咧嘴,只差没有喊叫出来了。

当时杨飞雄是背对着其他贵宾的,只有刘英武及其手下弟子们看到了他的表情。

这些人心里都明白是怎么一回儿,但想笑又不敢笑,毕竟杨飞雄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

刘英武的弟子们顿时都明白了,为什么师傅如此看重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林辰。

见杨飞雄那副痛苦难熬的表情,林辰及时松开了他的手掌,抱拳对杨飞雄说道:“杨馆主,久仰!”

直到这时,杨飞雄方才知道这个能被刘英武看中的林辰的厉害,脸上立即换成了恭敬的表情。

随即更是抱拳向林辰深施一礼道:“林先生不愧是一位高人,在下拜服!”

站在杨飞雄身后的贵宾们,都被他这句话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心想这位杨馆主怎么跟林辰一个照面,又握了一下手,就说出这种话来了。

杨飞雄在三江市的武术界里,是出了名的傲慢自负,没有几个人能被他放在眼里。

能够让他口服心服的,必须是在比武场上打败他的人,但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否则他的虎威武馆也别想开张了。

现在他居然还没跟林辰照面握手,就说出这种甘拜下风的话,自然令他们人人都惊诧莫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