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

宰相府。

今天退了早朝之后,宰相府之外已经被各种车辆和人员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这些人,全都是想要求见叶相的朝堂大员、宫廷内侍和王公贵族。

这一切,都起源于今天早朝时候圣上的诏书。

废黜太子!

另择储君!

这件事,直接动摇了国家的根基和稳定。

在这样一件大事面前,所有人都慌了神,忍不住想要来向睿智沉稳的叶相寻求良策。

然而。

叶相退朝回府之后,就一直闭门不出,谢绝一切前来拜访的客人。

这些客人们只能守在叶相的府外耐心等候,期待着叶相能够改变主意,或者在叶相出门的时候能够前去搭两句话。

叶相府内。

府内的仆人们也如临大敌。

他们将所有门窗都封死,唯恐外头有客人等得烦躁了,直接破门破窗而入。

要知道当年大战之际,叶相坚决主战之时,也曾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府内的家眷则早已经全都被叶相下达严令,全都必须停留在府内,严禁外出。

书房。

此时书房之中,还是整个相府之中唯一保持着平静的地方。

叶北归、叶闭和叶灵儿爷孙三代坐在一起,喝着陈年普洱,同时也观看着电视新闻。

叶北归一直面色沉稳。

叶闭却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烦躁不安。

就连叶灵儿居然也忧心忡忡。

她美丽的脸上愁云满布,她担心的不仅仅是国家的未来,也有自己的未来。

“上一次圣上居然在我家夜宿,第二天一早才现身,爷爷你那一次把我们瞒得好苦。”

“猝不及防之下,我们突然面圣,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妆也没画,衣服也没换,就那样素面朝天就面圣了,真是的!”

叶灵儿一提起上次的事情,就忍不住抱怨。

叶闭哈哈笑道:“圣上不是很喜欢你吗?他还称赞你真实。”

“你要知道圣上金口玉言,他说你真实,那可绝对不是恭维的话,圣上也不需要恭维任何人。”

“他是真的喜欢你的真实!”

“毕竟对于圣上来说,他见过了太多的佳丽粉黛,反而对能够在他面前展露素颜的女子更喜欢。”

叶灵儿听到爷爷居然还这样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抱怨道:“爷爷你还说!”

“就是因为这样,我敢肯定圣上还会将我嫁给别的皇子。”

“我根本就变成了一个联姻的工具,只能任由摆布!”

叶灵儿原本是要成为太子妃的。

但是好在两人还没有完婚,赵天翼就被废黜还被通缉,自然是不可能迎娶叶灵儿了。

叶灵儿也逃过一劫,不用跟着赵天翼一起受苦受难。

但是。

叶灵儿毕竟是叶相唯一的孙女。

她的婚姻,注定要和皇族联系在一起。

圣上也一定会为叶灵儿选择新的夫婿。

叶北归听到这里,表情微微凝重:“灵儿,婚姻大事,你可不能有什么自己的想法。”

“这件事,得由圣上做主,连爷爷也做不了主。”

叶灵儿闷哼一声,没有说话。

一旁的叶闭已经有些急不可耐。

他忍不住说道:“我说父亲、灵儿,你们就别讨论结婚这种芝麻大的小事情了。”

“现在连太子都被废了,国家要选新的储君了!”

“这才是眼下一等一的大事啊!”

“你们能不能讨论一下这件事,让我跟着听听心里也有些底啊!”

国家大事,才是叶闭最想听的内容。

至于女儿的婚事,他才不在乎。

反正圣上让女儿嫁给谁,他就让女儿嫁给谁。

反正圣旨他也违抗不了,并且圣上为女儿选择的结婚对象也一定是权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