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为了查探此事,更重要的……他要去找云溪呢。

毕竟,云溪传回来的话语中没有告知自己,她在何处,云千山猜测,她应该还在东荒,甚至还有可能在葬神大荒中。

闻言,云隐辰吃了一惊!

云千山亲自去?

但,他随即点点头!

“兹事体大,这件事我们战家也须得关注才是,云家主,我们就先告辞了!”

这个时候,战万仞也是凝重开口!

云隐辰点点头,道:“战长老慢走!”

“云琴姑娘,过几日,我再来看你。”

临走,战少凌彬彬有礼地笑着,朝云琴开口。

云琴心中喜悦无限,娇羞点头。

他们离去了。

此时,云隐辰才忽然发问,道:

“父亲,您为何要亲自去东荒?”

云千山沉默一瞬,终究道:

“云溪丫头……没有死。”

此言一出,云隐辰猛然一震!

旁边的云琴,更是身体一僵,骤然抬头,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你说什么?”

云隐辰顿时起身,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云千山道:

“云溪给我传回来了讯息。”

他拿出水晶,注入灵力,云溪的声音顿时响起。

“爷爷,我回来啦!”

听到这声音,云隐辰登时颤抖了,七尺男儿,这一刻虎目中居然热泪滚滚!

“我的溪儿……没有死!”

“是她的声音!”

他激动到了极点。

他没有注意到,这一刻,他身后的云琴,俏脸上却是失魂落魄,如丧考妣,甚至,眼中还有一丝愤恨不甘闪过……

“我已经看过了云溪的魂灯,重燃了……”

云千山继续开口,道:“魂灯熄而重燃,我思来想去,恐怕也只有那邪异非常的葬神大荒中,才有这种力量……所以,我必须去!”

“不只是为了东荒发生的异变,更是为了云溪!”

云隐辰深吸了一口气,道:

“我和你一起去。”

但云千山却是摇摇头,道:

“不,你得留下。”

“家族大局,需要人住持!”

云隐辰爱女心切,但他知晓责任在肩,此刻也只能无奈点头。

“爷爷,”

这个时候,云琴却是忽然站了出来,她的脸上,竭力露出了一种关心的神色,道:

“云溪姐姐还活着,我真的太高兴了,我和您一起去吧!”

她无比恳切。

云千山思索了一下,当即点点头,道:

“好!”

……

很快,云家人马出发!

朝着东荒而去。

东荒传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中州,如今云家动手,更是吸引了无数关注。

“东荒肯定有大异变,我们也得去看看!”

“让云家都要在意的东西……”

“极有可能关系到整个大墟界的兴衰存亡!”

无数的皇朝、世家、宗门等动身!

同时,中州战家!

战家的大殿前,有着一座巨大的雕像,那是一个雄姿英发的男子,手持方天战戟,宛如藐视天下!

这乃是战家游神,战白的雕像。

此刻,大殿中。

“家主,云家云千山亲自出马……东荒异变,看来极为不凡,我们也该立即前去!”

战万仞朝着上首的一个中年人禀报着。

那中年人的手中,摩挲着一把神铁打造的小戟,不过拇指长,但却散发出不凡的气机。

他的脸上无波无澜,如平静的水,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动容一般。

他便是战家的家主,战少凌的父亲……战远鹏!

此刻,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冰的光。

“东荒的东西,并非最重要的。”

他抬眼,看向战万仞,道:

“万仞长老,麻烦您亲自去一趟。”

“如果可以,云千山最好不要活着回到中州了。”

他的嘴角微微一翘。

闻言,战万仞怔了一下。

战远鹏的意思,是要让他……

暗中杀了云千山??

“与云家联姻,无非是为了取得大墟界的原初道则,云千山这等强势的人物死了,云家才更好操控……”

他淡淡开口,看向了站在一边的战少凌,道:

“你可懂?”

战少凌回以一笑,道:

“孩儿明白。”

“孩儿相信,云家云千山大丧之事,更需要一桩大喜事冲冲喜。”

“我会成为云家的好女婿的。”

战远鹏笑了。

战家的人马也出发了,由战万仞亲自带队!

……

天下目光,聚东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