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家主殿之中。

云隐辰与正在招待一个老者,一个青年。

那老者气息不凡,神光暗蕴,正是中州两大绝顶家族之一的战家太上长老——战万仞!

而旁边的青年,丰神如玉,文质彬彬,一边喝着茶水,一边露出了和煦的微笑,给人的感觉极好,正是翩翩君子。

他乃是战家嫡子……战少凌!

这一次,他们亲自到来。

“云家主,老夫就开门见山了。”

战万仞微微一笑,直接道:

“老夫这次来,是代表家主,来送婚书,下聘礼。”

“三年前出了些小插曲,导致你我两家的婚事拖延至今,我们战家也认为,是时候重启婚约了。”

云隐辰当即欣喜非常。

如此一来,战家和云家,才算是结成了同盟!

“好!”

云隐辰开口,挥挥手,道:

“去请云琴小姐上来!”

按照古礼,婚书聘礼之时,男女双方也将见面。

很快,一个少女走了上来。

她一袭白裙,身姿婀娜,步态轻盈,嘴角似乎挂着一抹调皮可爱的笑容,眉目端庄清秀。

她走上来,场中的众人,也都是有些恍然。

“此女与云溪好像……”

战少凌不禁微微失神。

他曾经见过云溪一面,那惊鸿一面,让他永远忘不掉。

如今,看到这少女,他有种看到了另一个云溪的错觉,就连云溪那种调皮可爱的神态,都很神似。

“是了,传闻云琴与云溪自幼感情极好,一起长大,她和云溪像,很正常……”

他喃喃着。

“这便是小女云琴!”

云隐辰微微一笑,道:

“云琴,快见过战万仞长老,以及战少凌公子。”

白裙少女闻言,当即朝着战万仞和战少凌行礼,她看向战少凌,美眸中闪过一抹异彩,心中更是泛起一抹无与伦比的喜悦。

“他来了……带着婚书来!”

——她曾经见过战少凌一次。

那一次,她与云溪一起,当她见到战少凌的时候,一见倾心,因为她从未见过这等惊艳的男子。

战少凌,中州绝顶天才,十四岁觉醒玄明战体,十六岁圣道境界圆满,十八岁败尽中州同代天骄,号称中州青年一代第一人。

十八岁后,再无战绩闻名天下,因为,中州同代中已经没有人值得他出手!

战体无敌却温润如玉……战少凌绝对是一个魅力无匹的男子,很难不令少女倾心!

但是,那一次见面,战少凌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他的目光都在云溪的身上!

她黯然神伤!

当云溪和战少凌订婚之后,她更是绝望……

直到后来,云溪为了逃婚失踪了,那个时候,她居然感到窃喜,因为她终于有机会……

她向家族提出,愿意顶替云溪,完成这桩联姻!

三年了。

如今,这个曾经惊艳过她心灵的男子,就在她眼前。

而战少凌感受到云琴的目光,心中却是一动。

“你在模仿她,但是你却终究不是她……云溪的眼神中,从来没有对任何人的仰慕。”

战少凌心中微微叹息,身为中州的天之骄子,他获得过太多少女的青睐,对少女的倾慕,他早已厌倦了。

相比之下,曾经见到的云溪,是最独特的。

不过无所谓,身为战家的嫡子,他绝非沉溺儿女情长之辈,况且这一次与云家联姻,家族还有别的目的……

他微微一笑,宛如春风一般和煦,彬彬有礼道:

“见过云琴姑娘。”

当即,双方换过婚书。

“好!”

战万仞也是笑了起来,道:

“我看婚事也不宜太迟了,就这个月内举行如何?”

云隐辰笑道:

“当然可以!”

双方眉开眼笑。

“报!”

此刻,外面一道声音传来,一个使者奔进,道:

“东荒有大变故!”

“葬神大荒中有神秘存在出手,覆灭了东荒木灵皇朝,如今东荒大地,已经抛弃了对绿阳、玄阴两位游神的供奉!”

“且,葬神大荒中发生了大兽潮,疑似有至宝出世!”

闻言,在场的众人更都是一惊。

“什么?东荒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云隐辰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葬神大荒,牵涉到了很多古老的秘密,在整个大墟界都是禁忌地。

甚至连神灵都在其中陨落。

如今,居然有深不可测的存在出世了……

而且,一出手,东荒大地就改旗易帜。

就连玄阴游神和绿阳游神的香火地都被夺了!

“快去请我父亲来!”

云隐辰开口!

很快,云千山便已经步入大殿之中。

他脸上十分平静,将一切激动和喜悦,都已经藏在了心里。

云溪还活着的消息,暂时不能让战家知晓。

“父亲,东荒大变,我们,得去看看!”

云隐辰凝重开口。

云千山也已经听说了东荒发生的事情,道:

“我亲自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