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空轻轻点头,装作一无所知的模样。

周阳对这个不赶兴趣,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楼下之人。

倒是徐青萝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李莺看,仔细倾听。

李莺看看徐青萝,冲她笑道:“青萝姑娘觉得,他为何要刺杀逸王爷四世子?”

她当然知道法空收的记名弟子徐青萝。

“嗯……”徐青萝歪头想了想,慢慢说道:“逸王爷的四世子好像不怎么管事,也不惹事,所以不应该是私怨,那紫阳阁高手的刺杀应该就是大永的主意,……大永为何要杀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世子呢?应该是为了激怒逸王爷,为何要激怒逸王爷?是为了让逸王爷把怒火发泄到坤山圣教上呢?还是发泄到……”

她明眸渐渐明亮,轻声道:“明白了,大永是想搅浑我们大乾的水,让两位王爷斗得更激烈一些,逸王爷怀丧子之痛,下手当然会更狠,然后呢,另一位王爷不能示弱,于是……不过现在还有皇上在呢,怎么可能让他们闹大?”

李莺惊异的看着徐青萝。

徐青萝若有所思:“看他们的目的,那就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是不是英王爷的世子也出事,一旦英王爷的世子也遇刺,那么……”

她轻轻摇头:“恐怕皇上也压不住的。”

“好一招毒计!”法宁忍不住哼道。

原本逸王与英王已经明争暗斗,两派人马在朝堂斗得厉害,互不相让,闹得乌烟瘴气。

现在如果激怒了彼此,下死手的话,不知有多少人倒霉,朝堂会被闹得更乱,肯定会影响百姓,甚至动摇大乾的根本。

徐青萝笑笑:“师叔,这还只是最基本的呢,如果再狠一点儿,接下来再刺杀两位王爷,不能得逞最好,那才是你死我活,然后再把皇帝刺杀了,那整个大乾就彻底热闹起来了!”

“刺杀皇上不可能的。”法宁摇头。

他已经听法空说过。

皇上乃是真正的大乾第一高手,只是因为身在禁宫,所以武林罕有人知这个事实。

“师叔,哪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徐青萝笑眯眯的道:“如果大永与坤山圣教勾结的话,由坤山圣教的人刺杀皇上,即使刺杀不了,能伤得了皇上就行,让朝堂没人镇得住两位王爷,也就足够乱大乾的。”

“青萝姑娘你今年几岁了?”李莺看看法空。

法空摇头笑笑。

这便是天赋吧,徐青萝的天赋全在脑袋上了,尤其是阴谋诡计。

武功资质如果有一半,也不必天天吃太阴果了。

李莺道:“后面这些招数,他们还没使出来,也未必使出来,但防范一点儿还是应该的。”

如果将这些推测禀报上去,自己还能立一功。

这推测太过惊人。

绿衣内司一直在追查刺客的目的,背后主使,因为这刺客太过棘手,还没弄清楚五行宗到底是哪一宗。

绿衣内司众人只盯着刺客,却忽略了将来的事,没去推测大永紫阳阁接下来的动作。

当然,这也不归绿衣内司负责。

“青萝姑娘,来我们绿衣内司吧。”李莺笑道:“司丞一定不会拒绝你加入。”

“我这几下,比师父差远啦。”徐青萝不好意思的摆摆小手。

自己这些都是拾师父的牙慧。

自己的想象力与洞察力,比起师父来,小巫见大巫,不值得一提。

只是师父从不表现出来,只是私下里偶尔说几句,句句都蕴含着惊人的智慧。

李莺越发满意:“虚怀若谷,更是难得。”

年少易轻狂,尤其是天才,当看到周围人们的平庸无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狂傲之意,无法自抑。

这是人的本性。

这么小的孩子很难违逆本性,徐青萝偏偏能做到,可谓是奇才中的奇才。

“李少主,我真没谦虚。”徐青萝道:“我是实话实说而已。”

“明白。”李莺点头。

徐青萝摇摇头,知道她根本没信。

所有人都小瞧了师父,只以为师父是凭着神通。

小二端上了饭菜,两张桌子几乎同时摆满,李莺便不再多说,开始专注吃饭,动作优雅从容。

法空也是一样。

林飞扬觉得有点儿别扭。

李莺他们在一旁,说话就没那么自由,要有所顾忌,免得被他们听了秘密。

他压低声音道:“我听到不少诋毁和尚你的,说你妖术惑人,神水只是一种麻药而已,暂时缓解病情只是错觉,其实反而加重病情,会让重病变成危病而加速死亡,最好别喝。”

法空轻轻点头。

不以为意。

砸人饭碗,当然就要有被人诋毁的准备,那些高僧们还有神医们怎么可能束手待毙?

“有些家伙还让人冒充病人,前来外院讨神水,然后偷偷把神水吐出来,带出去。”

“由得他们。”

“他们肯定是弄去研究了,想弄清楚神水里有什么,要依葫芦画瓢,实在无耻。”

“钻营嘛。”

“真不管他们?任由他们胡说?”

“嗯。”

“如果要管,其实我们有办法的。”林飞扬道:“只要发动香客们帮忙,满神京都会知道你将举行祈福大典。”

现在的香客数量已经不是从前了,从早晨排到傍晚,一直会香客络绎不绝的奉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