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成不成笑话她不在乎,可她在乎的是七皇叔给的任务。

于是道:“就是感觉男人都一样,嫁人等于跳火坑所以不想再跳坑了。”

刘女医皱了皱眉,低声提醒道:“这话万万不敢在人前说,万一让迂腐的男子听到恐怕会对郡主不利。”

安曦却哈哈哈大笑,搂住玉止颜的肩膀道:“你算是想明白了,我跟你说在哪都不如自己家,我就不想嫁人。”

刘女医听到这话,低声道:“安曦小姐府里可有人去提亲?”

安曦:“……”

玉止颜:“噗嗤……”

安曦委屈,她轻轻用肩膀撞了撞玉止颜的肩膀,说道:“你看看你也笑话我。”

玉止颜哈哈道:“对不起,没憋住。”

安曦轻哼一声:“他们不提亲我乐得自在,我才不要嫁给那些徒有其表的人,一个比一个虚伪,看看我现在自由自在开开心心的多好。”

宫呈毓是听了外面的传言后过来的,他显得有些紧张。

他来前特意去问了吉圆大学士,大学士说止颜不会二嫁是真的。

这会太阳都快落山了,珍室还能听到里面的欢声笑语声。

青桃抱着刀守在诊室外面,看到宫呈毓时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止颜。”

男子的声音传进来,令欢声笑语瞬间停止。

玉止颜转身看过来,真不明白这宫呈毓又来做什么?

她站起来走到宫呈毓的身边:“四皇子有事?”

宫呈毓在面对玉止颜时,感觉莫名的心虚。

玉止颜皱眉,这四皇子怎么那么奇怪?

“我,我病了。”宫呈毓灵机一动说了这个借口。

“常大夫的诊室在隔壁,慢走不送。”玉止颜说完就要回去。

宫呈毓下意识伸手,将玉止颜给拉住。

见玉止颜瞪着自己,他只感觉呼吸一致,不得不说玉止颜的美眸如月,即使瞪人的模样都十分好看让人心生痒痒。

“四皇子这是何故?”玉止颜很纳闷。

宫呈毓显得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