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浑身酸痛,他挣扎着坐起来,在乔沐元的腿上盖了一条毛毯。

仔细想了想,他是回来的路上晕倒的,乔沐元怎么会在这里?按理说,她早就回了酒店。

这一切,恍恍惚惚让他觉得不真实。

乔沐元睡得浅,听到动静,她睁开眼睛,睡眼婆娑,朦朦胧胧。

“你醒了?我帮你叫护士。”

“别。”他按住她的手,与她近在咫尺,“暂时不用叫护士,我没什么问题。”

“你高烧退了?”乔沐元记得医生说过的话,如果高烧退了,那就没什么问题。

“没事了。”纪长慕没当回事,这段时间,因为水土不服,他总是高烧感冒,早已将这些当做家常便饭,“你怎么会在这里?外面还在下雨。不过这一次,我不背你回去了。”

“没让你背啊……既然你没事我就回去了。”

纪长慕按住她的手,拉住她,双目里有水光闪烁:“别走,能不能给我倒一杯热水?”

乔沐元眼里的纪长慕叱咤风云,指点江山,不论是哪种场合,他都是焦点中的焦点,何尝像现在这样,虚弱无助,说话都没什么力气。

他也不曾求过谁,虽然这会儿也不是在求她。

“你松开手,我给你倒水。”

纪长慕不肯松。

“你不松手我怎么去给你倒水?”

这时,他才缓缓松开自己的手。

乔沐元有点见不得他眼睛里的水花,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纪长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