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枭城以为自家亲奶奶就是心血来潮随便安排一桌子壮阳套餐走过场,但没想到,她当真了。

每天从睁眼到睡觉,他面对的都是各种补品,而且都是壮阳的!

“奶奶,这虎鞭什么的,就不要弄了行吗?这玩意儿犯法!”

当佣人将一碗虎鞭鹿茸汤端在他面前时,战枭城深吸一口气说道。

听到这话,温明月一愣。

“啊,这东西还犯法?”

想了想,她说道:“那犯法的事情我们可不能做,从今天开始,不吃这玩意儿!”

战枭城脸色一喜,正要说话,只听温明月接着说道:“我一会儿就吩咐厨师,换菜谱,把虎鞭改成驴鞭……”

说到这里,温明月又自顾自说道:“虽说不是同一种动物的,但都是那东西,想必功效是一样的。”

战枭城:“……”

我这几天已经频繁流鼻血了好吗?你这么搞下去,我迟早要失血过多而亡。

“奶奶,我想回凤家那边住着。”

战枭城想了想说道:“小凝工作忙,我岳父和舅哥们现在也没闲着,多福和多乐虽说上幼儿园,但佣人接送我着实不放心,所以……”

“不行!”

温明月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奶奶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我这也是为你好啊,你这身体……对吧,男人可以没钱,但不能那方面不行啊,你要是在小凝面前跌了份儿,将来这脸面往哪里放?”

温明月担忧说道:“奶奶是过来人,奶奶知道男女之间那事儿,那就是婚姻的润滑剂,你要是连那事儿都做不了,这夫妻关系也长久不了。”

一想到自家大孙子将来可能因为这事儿被凤毓凝抛弃,温明月的心哟……

“你妈今天就出院了,这要是小凝那边太忙,我们就把多乐和多福接过来住,我们战家的孩子,我们照顾也是应该的。”

提到华若雪,温明月又抬头看着战枭城。

“你妈这些年不容易,枭城,别再提以前的事情,好好照顾你妈,知道吗?”

“我知道。”

战枭城笑了笑,他俯身在温明月脸上亲了一口。

“我不光照顾我爸妈,也会照顾好您的,以后啊,你就什么心都别操了,好好颐养天年享福就好。”

温明月露出笑容。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奶奶这辈子就没白活,这三十年也没白疼你。”

看了看手腕的表,战枭城说道:“我去趟医院给我妈办理出院手续,她估计早就等不及了。”

前几天,华若雪就再三提出要出院,硬是被战敬昭拦着,这才多住了几天。

好不容易医生点头同意出院,华若雪是半天都不想多住了。

“去吧,你去接她回家,我安排家里准备一桌子菜,咱们今晚好好庆祝下。”

说到庆祝,温明月笑道:“枭城,你给南征打电话,让他们下班也都过来吃饭,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战枭城不觉笑出了声。

凤南征与华若雪曾经是夫妻,虽说没有夫妻之实,但也是以夫妻名义走过了许多年。

这要是搁一般人,只怕巴不得自己儿媳妇与前夫离得远远的,甚至老死不相往来。

但自家奶奶分担不划清界限,还隔三差五就招呼儿媳妇的前夫来家中吃饭,当真是……心胸宽阔啊。

“行,我给我岳父和大舅哥们打电话,让他们下班后都过来。”

顿了顿,战枭城一笑说道:“但他们未必肯来!”

“为什么?”

温明月不解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