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许多年之前,华若雪时常出入战家老宅。

在与战敬昭相恋的那些日子里,情窦初开的她早已将这里当做了自己未来的家,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那么熟悉。

直到某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里,她深爱的男人忽然提出了分手,忽然说他要娶别的女人。

后来这许多年,她没有再踏进战家半步,她坚定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这里了。

因此,当她再次站在战家老宅门口时,心中的感受格外复杂。

“雪姨,进去吧。”

扶着华若雪,凤毓凝轻声说道。

听到这话,华若雪终于回过神来。

她正好与战敬昭四目相对,正好看进了他歉疚又心疼的眼神中。

“小雪。”

战敬昭哑声说道:“虽然迟到了许多年,但我,还是会遵守当年的承诺,风风光光将你娶进门。”

顿了顿,他又说道:“这次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放手了!”

“好,那我等你。”

华若雪凝视着战敬昭,深情又温柔。

“咳咳!”

身后传来凤南征的咳嗽声,瞬间就打断了这俩人之间的柔情蜜意。

“那个啥,你俩,这儿子孙子都在现场站着呢,在这里酸不拉几告白什么呢?真是的……”

凤南征上前几步说道:“加起来都超过一百岁的人了,还在这里谈什么恋爱,啧!”

提到这话,战敬昭露出一抹别具深意的笑。

“你这要是说起来,啧,我就不得不问你一件事了,那个啥,你和幼儿园园长……”

“咳咳咳咳!虽然你们加起来超过一百岁,但爱情与年龄无关,你们依然能爱得轰轰烈烈!”

前一刻还在嘲笑战敬昭的人,忽然就改了口,变脸那叫一个快。

凤毓凝满心疑惑,忍不住问道:“不是,你们这在说什么?幼儿园园长是个什么梗?今天在医院,多福为什么也提到了园长,是我错过什么了吗?”

“小凝!”

不等其他人说话,凤南征已经上前几步挡在凤毓凝面前。

“你别听他们瞎说!”

原本凤毓凝并没有怀疑什么,但此时亲爹这异常的反应,反倒是让凤毓凝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最近,亲爹似乎很注重仪容仪表,而且不管多忙,都会亲自去幼儿园接送多乐和多福。

难道这与园长有关?

正要继续追问,温明月的声音传来。

“怎么都站在门口?快,快进屋啊,我这在家里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人,还以为出什么意外了。”

众人寻声看去,只见倪思邈推着温明月的轮椅,正站在院子里。

看到倪思邈,战枭城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之所以沦落为每天喝各种壮阳大补汤,罪魁祸首都是倪思邈这个长舌妇!

与此同时,倪思邈也察觉到了来自战枭城的敌意。

他下意识就想逃,却被温明月拉住了。

“倪医生,你这钱也收了,是不是得履行承诺?不然你这……不厚道啊。”

温明月嘴角带着笑,声音里却带着不加掩饰的警告与威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