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

赤阳殿主疑惑的看着明月殿主。

他们两兄弟共同掌控日月殿,一直以来,对外征战和战斗都是赤阳殿主为主,而明月殿主更多是坐镇后方,出谋划策。

只有遇到赤阳殿主对付不了的对手,他们才会联手出击。

漫长岁月以来。

他们二人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

一听到明月殿主对通天老祖另有安排,便是安奈下来心中的凛冽杀机。

明月殿主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道:“我们日月殿虽已经是重现世间,但这么多年来不管是你我,亦或者是阳一他们都是游走于虚空当中,对青天界的了解并不算多。

而这通天老祖却是从长生殿时期便存活到现在的,他对青天界这万年来发生的一切更为熟悉!”

“二弟,你是想让他帮我们寻找那样东西?”

赤阳殿主一点就通,两眼发光,问道。

明月殿主点点头:“这种两面倒的墙头草的确猪狗不如,让人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可这样的人,却也是最好控制的,只要培养的好,多一条效忠于我们,甘心情愿为我们办事的狗不是挺好的吗?”

赤阳殿主哈哈大笑道:“说的没错,不过是养一条狗罢了,只要他足够听话,便给他一些好处。”

顿了顿,他看向阳一,“阳一,你却将那什么通天盟盟主叫进来!”

“是!”

阳一当即离去。

片刻后。

一脸忐忑的通天老祖便是被请了进来。

“通天拜见二位殿主!”

通天老祖在日月殿主的面前,可是不敢有丝毫托大,一脸恭敬的说道。

赤阳殿主和明月殿主对视一眼。

明月殿主微微点头,示意赤阳殿主不用开口,沉声说道:“你便是通天盟的盟主?”

“正是在下!”

通天老祖连忙应下。

明月殿主嗯了一声,身子微微前倾:“听月一他们所说,我日月殿的月七长老,便是死在通天盟?”

“不不不,明月殿主明察秋毫,请您千万不要听信谣言。

月七长老并非是死在我通天盟,而是被昔日青天盟的盟主夫人动用了阵法斩杀,这一切都与小人无关啊!”

通天老祖一脸委屈的说道。

豆大的冷汗,已经是在额头滚动。

明月殿主眼中掠过一抹鄙夷之色,淡淡道:“是吗?

可本座得到的消息却是那青天盟,便是你们通天盟的前身。

本座如何能够相信,这不是你为了摆脱关系,故意改了个名字?”

“启禀殿主,小人当真是冤枉的。

二位殿主英明神武,锐眼能窥人心,在您二位的面前小人哪敢说半句谎言?”

通天老祖这一次是将毕生拍马屁的功夫都给用出来了,“害死月七长老的当真是方清竹,只不过小人修为孱弱,无法为月七长老报仇。

可小人也竭尽所能,已经是将青天盟的余孽全部驱逐离开,将他们逼入域外战场了!”

“哦?”

明月殿主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眼角余光在月一身上掠过。

月一微微点头,表示通天老祖所言非虚。

明月殿主这才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倒是本座错怪了你。

通天盟主,你刚刚说有关于玄域的重要情报,且不知是什么情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